150-2021-7966

三国庄园 瑶家山

 

 
  早上6点起床6点半出发,驱车沿着长度有130公里的园内公路,逐个绕行海拔稍高的山头。随时间推移海拔改变,加上阳光掺和进来,云雾的形态变化,扑朔迷离灵动飘逸,俨然山林早间排演的大型魔术。正东方就是中国—老挝边境,从东往西行驶,正好逆光,千奇百怪扑面而来,恍如进入时空隧道。
 
  中国—老挝8-2界碑下方的一侧观景台,是汽车可以到达的制高点,从那里四下张望,云海铺满山谷无边无际,柔情万种或飘渺或宁静,全然不像近距离观察那样激烈。
  沿路植物茂密,一山头一山头的思茅松,接着又是一山头一山头的西南桦。转进一条山谷,“珍稀树种种植区”的标牌,引起了我的注意,停车观察,还真看不出稀奇来,驻场场长刘伟介绍说,这一片靠近原始森林,水土气候条件适合,引进试种了70多种珍稀植物,有黄花梨、红花梨、金丝柚木、缅甸红木、竭布罗香、望天树、肉桂、无忧花、澳洲坚果、美国山核桃、樱桃等等。
 
  植物疯长,年初修通的公路原始林一段,短短半年时间,灌木茅草已有一人多高,行车不便只能步行进入。原始林中稀奇多,才进去就发现树间高挂着两只巨大的海船豆。海船豆可以食用,切片凉拌就很好吃,炖肉汤也不错,普洱一带,还喜欢腌制成佐餐咸菜。树杈上比海船豆还要多的,要算各种野生石斛,可惜不在花季,不那么引人眼目。就连公路边都有惊喜,可能是修路工做饭时遗留的冬瓜籽,居然生根发芽茁壮成长,结出七八个巨大的冬瓜。冬瓜藤下,紫色的石榴果实,星空一样铺满地面,摘几个一尝,脆嫩多汁有点甜。按我的理解,原始森林就是各种植物聚居的草木大城市。不过不能遗漏了动物,这一路上,野鸡麻鸡和其他小动物,随时被汽车惊得乱窜。
  回程经过“景迈小道”,见几十个工人正在树林下给茶树锄草,这片林子三个月前才收拾干净一次,现在又是满地白色不知名小花,植物在这一带的长势,实在是迅猛到令人深感匪夷所思。“景迈小道”这一片林下的茶树,出自澜沧景迈山,那里稀植改造生态茶园多出的老茶树,移栽过来后基本全部成活,有的新枝已经有1米多高。“景迈小道”的名称,就此而来。此外更大面积的单植茶树,隐于原始林边缘和西南桦人工林下,部分已经进入采摘期。这些工人来自红河金平县,一共30多人,因为收人不错,整个团队长年稳定在庄园林场修路种树除草。刘伟说还有一群比较固定工人,来自附近两棵树昭通移民村,非常吃苦耐劳。庄园的工人,少的时候,主要就是这个两个团队60多人,多的时候,达200多人,老挝那边过来的边民也不少。
 
  又遇到几起骑摩托上山的瑶族村民,他们主动停下来和刘伟打招呼。他们来自席草塘瑶寨,负责看管庄园几群俗称“江城瑶族小狗牛”的本地黄牛和黑山羊。庄园的牛羊数目,连这些放牧者都难说准确,估计牛有1000多头山羊2000多只,大部分放牧在几个总面积达5000亩的高山牧场中。牛羊中活动能力较强组织纪律又很差的部分,跑得到处都是,一路上我们不断在公路和它们遭遇。
  正闲话间,刘伟的电话响了,说马上要放“天鹅”了,赶快过来。大约10点左右,我们一路下行到场部下方水库边,看管“天鹅”老者打开围栏,百十只“天鹅”飞扑着冲出围栏,沿一条固定线路下水。“天鹅”其实是人工养殖的驯化灰雁,引种自普洱景东县。水库中另有一群几十只绿头野鸭,引种自曲靖。
 
  这个水库今年春天建成,水域面积近百亩。庄园打算在水库上游,再阶梯式修建一系列类似的水库,衔接成带状湿地群。有了水域,山林就有了灵魂,为视觉效果计,庄园还打算在水域周边,种植五丫果、枫树等秋冬季红色植物及开红花的植物,号称“红湿地”。“红湿地”带规划为休闲度假区,准备布局若干个餐饮居住活动场所。
 
  回到场部已近中午,其他巡山的管理人员还没有回来。我早饭没有吃,饥饿难当扑向厨房,远远就闻到一股鸡肉香。土鸡数目不详,放养在场部周边林子里,没有搭建鸡窝,晚间就栖息在树枝上,让人真切感到,鸡原来真的就是鸟类飞禽。要吃鸡蛋的话,就到林子里去拣,拣不完的,难说个把月后,就摇身一变为小鸡。其中还有几只镇沅瓢鸡,尾部下塌比较奇特。才说奇特,更奇特的就来了,几只绿孔雀安步觅食大模大样走过来,像它们就是鸡群管理员似的。
  午饭后天热,不便出行,我和刘伟坐在凉棚下喝茶闲话。茶是庄园今年春天的晒青毛茶,口感不错。刘伟说庄园百万棵林中大树茶,今年基本没有怎么采,只是随便搞了百十斤留着自己喝和送送朋友,明年开春,打算采上10吨左右干茶的量,小批量试销一下。至于那2000多亩咖啡,估计后年也差不多了,具体要怎么处理,目前还没有明确打算。
 
  刘伟建议下午去河沟里捕捞些红尾巴鱼,晚饭用来烧汤,我背着相机包跑了一上午,有些乏感,便婉转回绝。扯着扯着就扯远了,刘伟说他去年从老挝边民手上买了窝大黑蜂,养在林子里,想吃的话,晚上可以去“烧”些回来,剥出来油炸下酒煮汤下饭。所谓“烧”,即采用烟熏火燎的方法驱逐成蜂,然后趁机取走蜂蛹比较多的几片蜂巢。大黑蜂没有烧过,但大黄蜂我烧过,还挨过一箭,那种疼痛和煎熬,若干年后还印象深刻。如此建议一经提出,就遭到我断然拒绝。大黑蜂的个头,有大黄蜂两三个大,属于野蜂中“航母”,轻易不要去招惹。
 
  刘伟70后,老家普洱镇沅县振太茶乡,早先长年跟随老乡庄园董事长李日煌先生左右,四处奔走修铁路、修电站、修高速、搞建筑。说到建庄园的初衷,刘伟认为,李日煌先生早就有庄园情结山水胸怀,各方面条件成熟,又遇上如此难逢难遇的好山水,下起决心来自然义无反顾。做起事情来,风格也是大刀阔斧,庄园几万亩西南桦、思茅松长势惊人,与他当初坚持按高标准、大投入把山坡地改造台地大有关系。看事物的眼光,比常人要远,几年前他在场部上方高处修建直升机停机坪,大家都认为完全不可思议,现在看来并非玩笑。例子很多,刘伟林林总总,又从跑马场说到国际狩猎场。
  管理员王明辉巡山回来,也坐过来喝茶闲谈。王明辉80后,普洱墨江县龙坝人,汉族,早在西南林业大学就读期间,董事长李日煌先生就多次联络他,希望他毕业后来庄园工作,学有所用。王明辉现在已经成了瑶家山当地人,他入赘下新寨一户瑶族人家,安家落户生子,安心在庄园工作。话越扯越远,我们就着一壶茶,面对庄园山水,以及老挝那边的山水,口无遮拦,说三道四。
 
  晚饭刘伟操办了道瑶族竹筒牛肉,看样吃口都相当清秀。做法作料其实和一般清汤牛肉类似,但器具特别,用毛竹竹筒去煮,竹筒中要预先塞进去一圈芭蕉叶,我感觉有提味祛腥膻作用。封口也是芭蕉叶,这我倒见过。正忙活间,来自上新寨的管理员庞正明,提着个冬瓜大小黄灿灿的“瑶族黄瓜”过来,说是晚饭的蔬菜,当餐后水果也可以。如此大小的黄瓜,我还是头回见,真的很开眼很有特色,难怪庄园搞了上千亩瑶族特色蔬菜。这种黄瓜,腌制成酸黄瓜,就是瑶族人家重要的佐餐咸菜。
 
  那晚是大月亮,吃喝到兴起,庞正明的瑶歌,就升到半空中。视线随歌声游移出去,远处山谷隐约飞白,已然起雾。

最新产品推荐

  • 老茶人黄文光:予你一杯
  • 普洱茶冲泡机密解读:原
  • 茶叶种类及十大名茶
  • 三国庄园 瑶家山